洪永淼:中国众多体制因素制约金融市场的发展

2012年海峡两岸金融峰会发言

国际主要金融中心建设的现状及经验介绍
——给厦门两岸金融中心建设的建议
最近几年,随着两岸政治关系的缓和,经贸关系的日益密切,特别是ECFA、《海西经济区建设发展纲要》和《厦门两岸金融中心建设纲要》的出台,海西已经成为一个对台先行先试的地区。海西中小企业多,民营经济合力非常强,对金融服务的需求非常强劲。而台湾金融市场相对比较发达,在中小企业融资、农村金融、利率市场化、外汇自由化、金融衍生产品交易、风险投资、消费金融等方面经验丰富,特别与国际金融市场联系非常密切,而且是国际资本的潜在重要来源。在两岸关系日益缓和,海西享有先行先试优惠政策下,建设一个辐射整个海西地区的开放的金融区域服务中心是完全有可能的。特别是海西和台湾GDP占中国GDP比例已经超过10%,在中国少数几个重要经济区已经是非常重要,所以两岸金融中心应该说很有潜力发展成为重要的区域性金融中心。
海西的经济特点是中小企业多,国企相对比较少,中国最具有活力民营企业集聚在泉州地区和温州地区,而这两个地区都在海西地区。海西地区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特别是与港、澳、台、东南亚地区密切联系的经济。但是金融服务业发展相对落后,我们看到的是金融企业比较少,金融从业人员比较少,特别是高端的金融人员更少,金融资讯不是很发达,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的服务,不是很到位。
什么是金融中心,金融中心指的是一个运行成本低、运作效益高,资金自由流动,而且具有强大服务辐射功能的金融系统以及金融市场。如果我们来看世界上主要的金融中心,包括第一梯队的纽约、伦敦,以及像亚洲的东京、香港、新加坡,以及中东的迪拜等,它们有以下几个共同要素:
1、优越的地理条件。如纽约是连接欧美的最主要航运中心与贸易中心;新加坡是马六甲海峡国际贸易通道。
2、完善的交通设施以及金融基础设施。众所周知,新加坡是一个土地面积非常小的城市国家,但是他们把15%的土地用于交通设施建设,与此同时大力提升互联网的建设,特别是互联网的速度。
3、实施鼓励性优惠金融税收政策。大家都知道,国际资本都有一个激励性,新加坡能建成一个国际性金融中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金融税收、总部经济税收以及个人所得税都有非常优惠的政策,香港、迪拜这些比较自由的地区也有这方面的共同特点。
4、从制度和法律上保证资金的自由流动。纽约和伦敦从80年代以来,随着国际金融自由化、金融创新的发展,资本的自由流动在法律和制度上得到了保证。香港本来就是一个国际自由港。新加坡的经验也值得我们借鉴,60年代末,新加坡开始慢慢放松外汇管制,直到1978年完全放松外汇管制,造成新加坡现在有全世界第四大的外汇市场。在过去二三十年放松了黄金交易管制,也造就亚洲一个非常重要的黄金交易市场。
5、拥有大量的国际化金融机构,才能保证具有强大的辐射服务能力,以及提供高品质的金融服务。因存在大量的金融机构,机构之间的激烈竞争保证了高的金融服务质量。
6、大量国际化金融专业人才。这些人才可以保证金融服务质量,而且同时可以作为金融创新带头人。
我们来逐个进行比较,厦门金融中心的建设,首先看一下它的地理位置,厦门是最早的五口通商城市、而且在历史上一直都是海西中心位置,这是受联合国授奖的最适合人类居住城市,这方面跟新加坡和香港比起来并不逊色,交通通讯方面有后发优势。厦门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已经建成了一个非常现代化、非常适合居住的城市。
在金融税收方面,我们刚刚提到资本有一个本性,就是激励性,金融税收优惠是任何一个金融中心的主要竞争力指标之一,特别是在中国大陆,在各个地方激烈竞争的情况下,这个作用显得非常重要。新加坡在60年代末,确切说是1968年,实施免征离岸货币交易利息税,击败了东京和香港,建立亚洲美元市场。目前是全世界第四大外汇市场,而且是亚洲最主要的美元结算中心。两岸金融中心有一个很好的政策,先行先试。应该尽快尽早使用,而且要用出先行先试,若是没有在先行先试上下功夫,建设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具有竞争力、吸引力的法律法规政策环境,不可能建成两岸金融中心。
第四个要素是最少限制的资金自由流动。法律法规制度保障能使交易成本最少,这也是金融中心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方面,这方面与国家整个金融制度和金融市场发展程度有关,如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金融制度的改革等。但是,在这个大环境没有根本改变之前,地方政府仍然可以利用中央赋予的若干特殊政策,如厦门市计划单列城市立法权、海西经济区先行先试政策等,这样可以在全国范围内造成具有竞争力的金融制度安排,这样才能增强两岸金融中心的竞争力。
第五个要素是众多的国际金融机构。为了吸引众多金融机构特别是境外的金融机构到厦门来,除了优惠税收政策和宽松金融制度安排,还必须有足够的市场容量,即金融需求,世界上所有金融中心的兴起都是背靠强劲的实业需求而发展起来的。金融中心建设目标之一是引入大量的金融机构,但是这些金融机构到厦门来干什么呢?这个其实是厦门金融中心设计者应该好好考虑的。比如说英国伦敦金融中心的兴起是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及其庞大的海外贸易需求造就的;香港是从香港制造业,以及后面的珠三角和现在的中国企业到香港上市,造就了香港金融中心的发展;新加坡最早也是从新加坡自身很小的工业到现在亚洲财务管理中心;日本东京金融市场的兴起也是随着1980年代日本经济的兴起,到90年代末期以及现在实体经济的衰弱,金融中心也就没有兴起了,所以这些例子从正反两个方面都看到了我们如果要发展一个比较有分量的两岸金融中心,一定要考虑到金融机构服务的对象,从这个角度来看,两岸金融中心的定位一定要能覆盖到整个海西地区,乃至海峡两岸。海西加海东的经济总量已经占全国GDP的比例已超过10%,在中国经济版图中占有重要一极,其金融需求是相应的。因此,两岸金融中心最主要的任务是企业金融需求以及金融机构之间的匹配,并为此创造条件。
第六个要素是充沛的金融人才,金融专业人才对金融服务品质和金融创新至关重要。厦门地区金融人才特别是高端金融人才非常缺乏。既要大力引进金融机构,同时也要引进金融人才,特别是利用特殊的政策引进高端金融人才。在这方面,相对北京、上海、深圳,厦门应该是滞后的,或者是落后的。这些高端金融人才带来的不一定是资金,而是其国际视野、专业素养、广泛的境内外人脉金融关系,而且有很强烈的溢出效应。
两岸金融中心要有什么特色?我们最主要的特色是借助台湾的金融市场来发展两岸金融中心。应该提供各种在中国范围之内具有竞争力的优惠政策,吸引大量的台湾金融机构和金融人才以各种方式进驻厦门,或者到厦门从事相关的金融业务。海西金融市场与台湾金融市场有机的联系在一起,台湾金融市场起步比较早,比较成熟,与国际金融市场联系较为密切,而且有意开发人民币海外债券市场,因此有可能成为海西金融市场联系国际金融市场的一个便捷通道,成为继香港之后可以连接中国大陆与国际金融市场的另一个桥梁,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没有台湾的金融市场,就没有一个国际化的两岸金融中心,所以不能局限在厦门或者是海西谈两岸金融中心。
从业务或者是金融市场上看,两岸金融中心应该重点发展哪些比较有特色的业务?我们看到,香港已经成为中国大陆的企业跟国际资本对接的一个非常国际化的证券市场,主要是背靠中国大陆经济的崛起和香港自由港的政策。新加坡在资产负债管理、金融衍生产品、外汇、保险市场、境外金融服务等方面都有很强的优势,特别是利用稳定的政治环境,法律环境以及非常适合人类居住的生活环境,建成一个在亚洲非常有特色的财富管理中心。为全球投资者在亚洲的财务管理和亚洲投资者在全球的资产管理提供非常专业的服务。利用本身的优势和特色发展特色服务,应该说值得我们借鉴。包括像迪拜,他完全是中东美元金融的窗口。另外一个像瑞士,私人银行提供高品质的服务,这些都非常有特色。
刚才我们提到,海西主要是以民营资本,特别是以中小企业为主,而且这些中小企业的融资非常困难。因此在这里我们可以举几个两岸金融中心可以做的工作的例子,第一是海西的金融中心可以以中小企业投融资作为他的一个主要业务,因为在这方面应该说具有非常充沛的资金来源,像是在泉州、温州,民间资本都非常多,但是同时他的实体经济金融需求得不到满足,可以成为中小银行的投融资机构,创立各种投融资基金,发行中小企业债券,帮助中小企业或者是台商到台湾上市和投资,所以这些都是两岸金融中心可以做的。第二个例子是,厦门在历史上一直是海西的中心城市,是海西地区财富与高端人才的聚集地和居住地,完全可以借鉴新加坡的经验,把发展财富资产管理业务发展成为自己的一个特色业务。另外一个是发展航运金融,厦门正在建设三个中心其中一个是东南国际航运中心,由于国内外在税收政策、保险体系及融资渠道等方面有显著差距,国内主要航运公司的绝大部分传播融资和资金结算都通过境外金融中心来进行,两岸金融中心在这个领域有很大发展空间。
当今信息革命的背景下,金融中心已不是一个地理概念,本质上是一个金融体系、金融市场的概念,指的是金融体系运转的效率、辐射的能力和服务的质量。如华尔街,这个被称为全世界金融首都,实际上地理上不过500米。他的影响,他的运作已经超出了本身上的地理概念。新加坡交易所是亚洲第一完全电子化、没有交易大厅的交易所,也就是说已经没有地理上的概念了。厦门金融中心建设指挥部主要是思明区和湖里区,但是我们如果说发展航运金融的话,那么海沧区很自然就被排除出去了,所以从这种角度看,我们应该突破地理上的基础设施建设,他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整个金融中心的建设不是单单在建一些楼、引进一些金融机构,更重要的是一种系统,一种金融体系的概念。
国际金融中心的形成有两种模式:一个是通过市场自然形成,比如纽约、伦敦、香港这些都是自然形成的。另外一个是政府引导,像新加坡的金融中心或者是东京的金融中心。在中国有很多体制因素制约了金融市场的发展,这方面需要政府起主导作用,特别是税收政策、金融体制改革、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政府来做可能效益比较高。两岸金融中心以政府主导的效率要快得多。从这个角度来看,厦门完全可以借鉴伦敦建立金融城统一管理的经验,成立一个具有权威性的金融管理机构,统一管理、统一规划、统一建设两岸金融中心,而不是分区、分块、分部门,人为把一些金融市场割开,因为金融市场、金融中心本身是一个有机的统一的整体;另外一个是要充分发挥市场的基础性作用。我们常常听到的是厦门一些国企要在两岸金融中心起主导作用,这个在政府主导的情况下是必要的,但是同时也要鼓励民营资本包括台湾资本与国际资本积极参与两岸金融中心建设,依靠市场,依靠民间力量,才能建设好两岸金融中心,特别是以中小企业,民营经济为主体的海西地区更应该如此。